神论文背后的导师

神论文背后的导师

时间:2020-03-26 11:47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文章来自公众号: 贼叉(ID:Doubimather) ,作者:贼叉,题图来自:图虫创意。

记得自己读研的时候看到Wiles证明费马猜想论文的摘要,当时就惊呆了,论文还能这么写?!

费马猜想是数学中一个横跨了三百多年的难题,无数的大数学家为之倾倒。终于在上世纪90年代被攻克。这篇论文的摘要部分的开头是这样写的:当安德鲁.怀尔斯10岁的时候,他读到了埃里克.贝尔写的关于费马最后的问题,他被这个问题深深地吸引并立志要做第一个攻克费马猜想的人。

应该说在数学论文里这样行文的实在是少见。当然,由于被解决的问题过于牛逼,而且解决的方法也过于牛逼,这要是不写得天马行空一点真的对不起这样传世的佳作。

不过近日一篇神作,不光是圈内引起了轰动,就连学术圈外也是吃瓜到high爆。

这是一篇发表在核心期刊《冰川冻土》上的论文:《生态经济学集成框架理论与实践》,全文的主旨是利用导师和师娘的事例论证生态经济理论。。。

我在知网上找到了这篇文章:

接下来是其摘要:

讲真,看这个摘要简直和Wiles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Wiles是以故事为引子写论文,徐研究员是以论文为引子讲故事,并且这个故事讲了三十多页。

事发之后当然是网友各种吐槽,本文作者徐中民不必多说,就连文中的主角——徐中民的导师,中科院院士程国栋院士也躺枪不少。

出于好奇,我在网上搜一下程国栋,发现了这样一条新闻:

乖乖!还真是有两把刷子?

能参评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那都是科学家中的顶级精英,院士一千多,拿过这个奖的也就三十来位 (屠呦呦是唯一的非院士身份) ,能够参与这个竞争行列的,那确实是大牛。但是出了这么个事情,估计此生无望矣。最高科技奖得主除了学术水平以外,道德水准的要求同样很高。这样一篇拍自己马屁的文章,竟然发在自己主编的学术期刊而不是文学杂志上,无论如何是说不过去的,起码要负有一定的领导责任。

不过在我看来,也就是负个领导责任。

徐中民用这样的篇幅写这种文章,你说他完全是溜须拍马?未必。肯定也是有真情实感在里面的。你试试看纯吹捧一个人,完全没有发自内心的尊敬和崇拜,能写出万字长文并且还能套上学术理论分析地头头是道?我作文写得也算是不错的了,扪心自问我做不到。

事实上,就算是真的拍马屁,拍成这样也是人才。而且从这哥们其他类似的文章推断,他可能并不认为写这种文章是个问题,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徐中民的错不在于写这篇文章,师门内你想怎么歌颂都没有问题,但是歌颂地越界了,还把并不丰富的学术资源用在了发表这样的文章上面,这是对学术的亵渎,也把导师置于了难堪的地步。

师父,我不光要把你说出来,还要用写论文的方式说出来!

而且徐研究员这样的文章竟然还获得了大量的资助,包括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社科基金等等,实在是令人啼笑皆非。有网友扒出徐中民在自己的个人公众号里推介付费修改项目申请书的服务,吃相之难看,实在是有辱中科院研究员的名头。

所以既然事情发生了,中科院不妨好好查查徐研究员到底还有没有其他什么事,别真成了宝藏研究员,隔一天给我们来个surprise。

说完了徒弟,我们接着说导师。

我认为,作为徐中民的导师程国栋院士还是体现出了知识分子应有的操守:在得知这个消息后,老头直接请辞《冰川冻土》主编的职务——而且据说没有任何领导提出过让他请辞的要求。

程院士还发了声明,表示自己对这个事情一无所知,文章也没有过手就发表了 。

事实上,作为一名主编,对每期每篇论文逐一审核确实是不大现实,还有那么多编委和副主编进行业务上的把关。不过话说回来,这么细的研究领域,恐怕具体审稿的也是同门中人,甚至连文章都没细看就草草通过也是大有可能。如果真的是这样,坑师路上,有你有我啊。

当然,作为主编,程老先生对这件“趣闻”难辞其咎,领导责任是逃不脱的。但是要说老先生本人怎么样我觉得有失公允。作为被提名科技最高奖的科学家,那也是过了多少遍筛子的,我相信各级组织也不可能把一个不讲学术道德的人向中央推荐,何况从事后的反应来看,程国栋院士还是体现了作为一名知识分子的担当的。

因此, 取笑归取笑,不要扩大攻击面,因为这出闹剧上升到中科院不行,中国科研系统腐败我认为是有失公允的 。

而且徐中民这篇文章也不算严格意义上的学术腐败,又不是抄又不是作假,最多就是文不对题一场闹剧——但是他以此为基础获得的国家级科研基金的资助应该好好查查,以正视听,不能让纳税人的钱资助了这样啼笑皆非的玩意儿。

至于程先生的学术生涯以这样一种喜剧的方式收尾,对其本人而言也是一场悲剧,也给各位导师敲了警钟:收徒弟,人品第一啊。。。

文章来自公众号: 贼叉(ID:Doubimather) ,作者:贼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