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现代学校管理中消费主义误区的观察与思考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puffin浏览器_pil船公司_oocl船公司官网|impk战网论坛|hub系统
阅读模式

   作者简介: 王刚,中国人民公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副研究员,北京 100038;孙金鑫,北京教育学院中小学管理杂志社主编,编审,北京 100120

   内容提要: 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背景下,随着中国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消费主义价值观和行为方式也开始对中国学校管理产生重要影响。研究者在对国内诸多学校发展状况进行实证调研的基础上,认为目前相当一部分学校在管理理念、管理过程、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表现出较为明显的消费主义误区,相关群体中的消费主义价值倾向也日渐增多。这些现象产生的原因,既与学校管理者的管理素养有关,也与制度建设和文化传统等有关。建议多措并举,建立理性与生态的消费文化,进行必要的组织制度建设,制订健康合理的学校和师生行为公约,以降低消费主义给学校管理带来的消极影响。

   关 键 词: 现代学校管理 生产社会 消费主义

  [中图分类号]G627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4808(2019)03-0058-08

   一、对现代学校管理中消费主义倾向的初步认识

  消费主义并不是一种严格的学说,而是人们在日常生活中的一种价值取向,消费主义奉行的是把消费等同于生活和幸福的生活方式,宣扬以物为本的消费观,特别崇尚消费自由。“消费主义是把消费作为人生至上目标,从而过度占有和挥霍财富的价值取向和生活方式。”[1]

  在消费主义思潮影响下,人们从以往更关注事物具体实用的使用价值,到现在更关注其与象征意义相关的符号价值。“传统消费主要表现为对物的享有、使用和消耗,而物能被消费,在于其有使用价值。”[2]而在消费社会中,物品负载的意义、传递的信息,作为某种符号和标签,成为消费、购买的主要标准。人们通过不断购买和消费,界定自身的个性化存在,彰显其个性、爱好、特质、品位、心境;宣示其文化存在,寻找文化归属感,获得文化身份认同;凸显其社会存在,塑造自己的政治形象和社会形象,表达自己的政治立场,表现其实力、能力和社会地位等。人们购买物品,不一定为了使用,而重在显示其社会角色或经济实力,以异化的形式标榜其身份和地位,以满足其对自我认同和自我价值实现的心理渴望。在这种观念的影响下,社会从先劳后享、量入为出的节俭主义风尚,转向及时行乐、超前消费、过度消费的消费主义风尚。

  随着中国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消费主义的价值取向也对置身其中的学校管理者乃至学校管理实践产生了重要影响。“过度消费、符号消费带来了多重危机,如生态危机、社会危机、人的迷惘等。消费主义带来的这些影响在教育领域内也有其特殊体现。”[3]

   (一)管理理念上的消费主义倾向

  其一,学校文化建设陷入“贴标签”误区。消费主义的典型表现之一,就是不重视物品的使用价值,更重视其符号价值。这种思维方式在学校管理中的体现,就是相当一部分学校在进行文化建设时,把功夫用在如何打造一套看似系统深刻的理念体系上,重视体系本身的语词堆砌和意义解读,却不太重视这个体系与学校历史和现实发展的内在联系,不太重视对本校师生真实文化风格与理想信念的研究。“中小学学校文化管理和建设中普遍存在理念庞杂臃肿、制度复杂麻烦、装修繁杂负载过多等问题。”[4]有些学校为了区别于其他学校,不惜生搬硬造,甚至惹出了很多笑话。有的小学提出的校训,晦涩生僻,小学生死记硬背,不知所云。更有甚者,有些学校一任校长一套办学理念,为“创新”而不断折腾,最终难以对师生进步和学校发展起到应有作用。

  其二,学校特色的“打造”偏离教育初衷。各地对学校特色的符号功能和象征意义的追求过于急功近利。例如,过于强调学校的“差异性”,非要提出一种与众不同的办学特色,没有真正反映本校的整体实践成果;或有意识地将某一个特色项目做大做强,甚至将这些项目设定为全校性项目,“特色建设成为学校的第一要务,导致特色建设占用过多教育资源,使学校特色‘野蛮’生长,一枝独秀”[5]。让所有学生必须人人学、人人会,而忽视其他领域的深入探索,难以满足学生多样化发展的需求。

  其三,课程开发与教学改进热衷于创造各种新名词。有些学校为了显示自己的与众不同,对教育教学中的一些所谓的创新点,不断赋予一些新的提法,甚至创作出很多标语口号,让师生“熟读成诵”。但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新词”是学校管理者或管理团队自己“生造”出来的,由于“创作者”的人文素养和科学素养有限,导致其推出的各种教育教学模式、教育亮点等虽然令人目不暇接,但有时也令人啼笑皆非,甚至明显违背教育教学规律。有些学校在校本课程建设中,为这些课程起了许多看似美好的名称,其初衷是好的,但经不起仔细推敲。

   (二)管理过程中的消费主义倾向

  如果说在教育思想的表达方面,消费主义倾向的表现还是较为隐晦、间接的,那么在学校管理的具体实践中,这种消费主义的倾向则表现得更为显性和直接。

  其一,管理方法手段上过于追求“数量多”与“形式美”。这种管理上的误区表现在多个方面。一是管理制度多而低效。二是管理行为随意粗放。许多学校甚至教育行政部门都热衷于通过各种检查和开会来推进行动,以检查落实检查,以会议落实会议,却经常贴上类似“三行动”“五举措”“八项目”等标签,有宣传效应而无实际效果。以项目的“级别”和参与人数的多寡来标榜其效果。三是管理业绩表达重形式求虚名。有些学校过于关注上级和外界评价,文牍主义盛行,热衷于出书、搞纪念活动,做文化宣传片等;重视对外宣讲,重视材料包装,通过各种形式宣传炒作。

  其二,人力资源配置中对学历和资历的畸形重视。一是在新教师招聘中,重学历值轻岗位匹配度,盲目提高人才使用门槛。二是在高端人才引进中,更看重引进人才身上的“资历”,而不是与学校发展的匹配度。三是在人才培养过程中,将优质资源和荣誉称号等,高度集中到少数几位所谓骨干教师、优秀人才身上。虽然这些教师自身获得了成长,为学校赢得了一定荣誉,但在某种程度上也制约和影响了其他教师的资源获得和专业发展。学校管理者之所以这样做,既有重视师资队伍建设之意,同时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以此作为其重视人才、展现学校整体实力的符号标志。

猜你喜欢